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快捷登录

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

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

2023-1-20 19:13:03 · 魔术

隔空取物

隔空取物
      热烈的掌声响起,衣着华丽的舞蹈演员们依次有序的走向后台,在观众们的热情中和绚烂的灯光里完美谢幕。就在刚刚,这群年轻漂亮的姑娘们展示了一场艺术般的《百鸟朝凤》舞蹈表演,亮闪闪的衣服,曼妙的身姿,在这次市文化节的演出中大放光彩。
      “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出现动作失误,真厉害呀,不愧是省艺术团来的。”后台的冯淼咋舌不已。冯淼已经二十多岁了,打小母亲去世就跟着父亲相依为命,算命的说他命中缺水,就取了这么个名字,听起来倒像个女孩子。父亲是个手艺人,就带着他这个儿子街边卖艺,给人家表演一些小把戏的魔术,也是过了不少苦日子。不过渐渐的,冯淼长大了,父亲也越来越有名气,许多公司商演乐意叫上他们,有时候一场表演就有两三万,他们父子俩不仅出了名,而且日子越过越富。今天的表演,说实在的,钱或许还没有一些小场合的商演拿的多,但冯淼并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,因为今天的场合,可不是谁都能来的,市文化节,能够收到表演邀请就已经说明了一种认可。
      此时老冯还在跟后台的一些个熟人闲聊,也就是冯淼的父亲,他手里还捧着一杯热茶,一千多一斤的茶,他亲自泡的,最近总觉得胃不大舒服,不怎么喝茶的他买了些想要养生养生,当初哪儿喝的起这茶,想到这儿,老冯满足的笑了笑,又跟熟人聊起来自己要退休一类的闲话。
      “魔术表演,魔术表演准备一下。”工作人员的声音传了过来。冯淼赶忙快步跑过去,“爸,到咱们了,快。”“来了来了”老冯放下茶杯,跟朋友们招呼了一声,和儿子一起来到了准备区。
       老冯穿好了标致的魔术师燕尾服,又带上了高高的魔术师帽,尽管已经四五十岁了,看上去跟一个年轻小伙也不逞多让。别小看这身装扮,这衣服和帽子里可是藏好了不少的道具、机关。
      正在父子俩准备之时,一个工作人员火急火燎的跑过来,“拉黑幕的机器坏了,黑幕拉不出来了!”魔术师表演魔术时,一般都会在后方拉一面黑幕,不仅能够很好的掩盖魔术师的动作手段,有时也有一些小机关藏在上头,甚至还有配合魔术师表演的助手藏在后面。而冯淼知道,这黑幕对父亲尤为重要,因为父亲最拿手的表演“隔空取物”就是要借助这黑幕上的小机关来实现,现在这个节骨眼上,却被告知黑幕坏了,他不禁有些生气的问道:“怎么会坏了呢,你们之前都不检查的吗?”工作人员慌忙解释“突然就坏了,我们也没料到啊!”一旁的老冯似乎思索了一下,旋即释然般的拍了拍工作人员的肩膀“没事儿的,我们不表演需要黑幕的部分就好了。”“谢谢!谢谢!”工作人员感激的跑了出去,仅仅是魔术表演这个节目需要黑幕,如果魔术表演能够将就一下,那么其实也没有太大问题,不过这事儿事后大概还是得挨批评,那也总比丢了饭碗强吧。工作人员倒是没事儿,冯淼却慌的不行,“爸,这可咋办?”“没事儿的,小淼,就按我说的做好了。”老冯安慰他,心里还是没底的冯淼也想不出啥法子了,只能相信他老爸。
      舞蹈表演之后是一个合唱节目,节目效果还是不错的,但是和上个节目相比就有些黯然失色了,合唱团陆续下台后,穿着精致的主持人踩着优雅的步伐走上舞台开始报幕。“接下来,让我们有请本市著名的两位魔术师先生,冯文平,冯淼父子,为我们带来精彩的魔术表演!”话音刚落,大厅里的灯突然熄灭了,台上台下黑漆漆一片,大约过了五秒钟,两束聚光灯亮起,主持人已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冯文平和冯淼两父子已经出现在了舞台上!台下的观众不禁鼓起了掌,显然,这样的开场带来的效果是非常不错的。
      接下来的表演就相当顺利了,他们接连表演了数个小魔术,有的魔术是单独表演,而有的魔术则需要他们合作演出。从街头卖艺混起,到今天这一步,这些小魔术父子俩都变了不知道多少次了,所以即使没有黑幕,表演起来也是得心应手,不会有丝毫破绽,什么火焰变玫瑰花,凭空掏出鸽子来,赚足了观众们的视线。当表演进行的差不多了,冯淼准备走上前鞠躬退场的时候,老冯突然抛过来一个透明的盒子,冯淼一把接住,一看,透明的盒子里装着五个乒乓球,但是冯淼的脑子却有点儿懵,因为这个道具,正是父亲用来表演隔空取物的!黑幕已经坏了,机关都没了,完了完了,父亲这是老糊涂了呀!此时冯淼和父亲相隔了有七八米远,他总不能直接在台上提醒“爸,这个咋们演不了”吧。难道今天父子俩的名声就要栽在这市文化节上了?可是当他抬起头看向父亲的时候,却发现父亲看起来很镇静,并向他点了点头,这下他更懵了,转念一想“难道老爸还有绝活?”他不再迟疑,继续他们的表演,他把盒子举向观众示意,摇了摇,确确实实的五个乒乓球关在里头。
      冯淼缓缓的抽开盒盖,没有黑幕,没有机关,在明亮的舞台背景下,任何一个动作都被观众看的清清楚楚。冯淼是紧张的,因为他心里没底,但他的专业素养告诉他,别掉链子。盒盖抽开之后,五个乒乓球静静的躺在里头。那头的老冯伸出右手,缓慢的在空中抓了一把,似乎要把那五个乒乓球抓在手中,这时,五个乒乓球慢慢腾空了起来,慢慢慢慢的往上飘,观众们顿时议论起来。有人似乎看出了什么门道,分析说“肯定是有很细的线在乒乓球上我们看不见,虽说是这样,那冯先生一下子控制五个,也确实是了不起啊,啧啧。”此时冯淼的心里更多的是惊讶,在没有机关的条件下,父亲能做到这一步,当真是了不得的手艺。别说观众了,他都看不到线在哪儿。想到这儿,他竟鬼使神差的伸手出去在乒乓球上方摸了一把,这手一摸出去他就后悔了,这不是砸老爸的场子吗?但是这个动作之后,所有的观众都瞪大了眼睛,连冯淼的眼睛也瞪的老大,因为他什么都没感觉到,根本没线!而乒乓球的轨迹丝毫不变,乒乓球不为所动的继续向上飘,观众的假想被推翻,一个无法想象怎样去做到的魔术是真正精彩的!乒乓球飘到一定高度后,直直的向老冯的方向移去,被老冯一下子捧在双手里,他将乒乓球撒向观众,抢到的乒乓球的观众发现,确确实实的普通乒乓球,没有任何不同。在观众热情的欢呼和掌声中,父子俩鞠躬谢幕退场。
      退到后台,冯淼向父亲竖起了大拇指,“老爸竟然还有这手绝活,可得教会我,不准藏私了。”老冯哈哈一笑“还行还行,你小子还有待提高啊。”父子相谈甚欢,尽管冯淼险些搞砸了魔术,但老爸没有怪他,人都有紧张的时候。市文化节最终取得了圆满的成功,市长都亲自表扬了老冯父子俩的魔术,可以说是相当有面子了,那晚爷俩回家一顿喝了不少。
       一个月后,文化节已然过去,老冯的魔术也不再被人们提起。老冯父子俩的朋友们却发现,自打文化节之后这两人怎的没了动静,既没有接商演,也没有出席活动,他们俩可是名人,靠这个过日子的,不应该呀,难道这就退休养老了?一个电话打过去,不得了,老冯住院了,胃癌晚期。
      得知消息的冯淼当时是两眼一黑,他怎么都想不到父亲竟然已经病的这么严重了,当初父子俩未出名时街头卖艺,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,有点儿好吃的,父亲都舍不得吃,都省给他吃了,大概是那个时候就落下了病根。冯淼一个二十多的大男人,知道父亲病情的时候,感觉天都塌了。他不想放弃一线希望,医院对老冯实施了保守疗法,但病情发现的实在太晚了,他们告诉冯淼,还是多陪陪父亲吧,而且治疗费用昂贵,人基本上是救不了了,希望冯淼慎重选择。冯淼不在乎贵不昂,他只想老爸活下去呀!
      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冯淼就看着那个年轻帅气的老爸,在化疗的痛苦下,一天天的虚弱,衰老,他却无能为力。
      又三个月后的一天,端着一杯热水的冯淼走进病房,夕阳的余晖从窗外洒落进来,坐在床上的老冯似乎格外有精神,冯淼好久没见老爸有这样的气色了,但他的心里却咯噔一下。“爸,水。”“我不喝,放在桌子上吧。”老冯讲话的时候,似乎没有平时那么费力了。“听着,儿子,老爸的时间不多了,有些事情还是得念叨两句,咋们父子相依为命这么多年,爸就先走了,不陪你了,你要照顾好自己,这么大的人了,也该有个家了。”听到这话,冯淼的鼻子就是一酸,哪怕自己今后过的再怎么幸福,父亲也永远看不到了。“爸,……我知道”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。“还有,记得我们文化节表演的隔空取物吗?”“爸,你怎么突然提这个,当然记得。”“看好了哈。”老冯缓缓抬起手来,向着桌子上的的茶杯抓握而去,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。“有些时候,也许并不是魔术,就比如,我真的会隔空取物。”桌子上的茶杯突然的缓慢移动起来,移出了桌子边缘,停在离桌子五六厘米的空中,颤抖不止。冯淼太过震惊了,哪怕是变了这么多年魔术的他,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不知道父亲是怎么做到的,这场面平静又有些诡异。
      “啪!”,杯子落在地上,摔的稀碎,冯淼转过头去,父亲的手缓缓垂落。
       他清楚的知道,从此以后,这世上只他孤身一人了,父亲走了。他跪在床边,握着父亲的手,哭的撕心裂肺。
      这事儿过去很久了,自老冯去世以后,冯淼就从市里搬走了,这事儿真假更不得而知了,但是那年文化节上的魔术表演,当真是精彩绝伦啊。

举报

全部评论 0

热门推荐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立即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
说说你的想法......
0
0
0
返回顶部